欢迎来到QT粉丝网! 手机访问:情寄工兵锹—195师战斗故事
您的当前位置:QT粉丝网 > 今日榜单 > 正文

情寄工兵锹—195师战斗故事

我们找到第94篇与情寄工兵锹—195师战斗故事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情寄工兵锹—195师战斗故事

作者 张公民

图片 张公民

编辑 贾金发


情寄工兵锹

—159师战斗故事


张公民  


今年的第二场雪,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夜。也许是不久前的第一场雪还没消尽,人们已没了第一场雪时的欣喜,清晨起来,一个七八百人的小区,早起扫雪者不足十人,而且清一色的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多少有些令人唏嘘!凝视着手中的那把1972年出产、编号为411的工兵锹,我的思绪不由自主地飞回到33年前。

1985年春,我所在的工程兵建筑第110团已经决定撤编。为了组织还在等待转业的干部们打扫营区卫生,团善后办给每个干部发放了一把崭新的工兵锹。善后办主任(原团长)李天亮特别指示:“用完后不必回收,留给大家做个纪念吧!”从此,这把工兵锹就一直陪伴我走到如今,成了我对军旅生涯最好的纪念品之一!

33年来,它随我在学雷锋活动中走上过街头、抗击03、8渭河特大洪灾中加固过渭河河堤、在企业文明生产活动中清除过垃圾、在小菜园中获取过丰收的喜悦,但更多的是在几十年中每场雪后发挥作用,而且从来没缺席过一次。工友们不止几十次地对它的身世和质量评头品足,赞口不绝。我为能拥有它感到无比骄傲!与这把工兵锹相比,更应该骄傲的是它的家族!



人民工兵手中的工兵锹,在五次反围剿中曾与红军将士一起浴血奋战;在长征路上“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中坚韧不拔;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自卫反击作战中大显身手;在抗洪、抗震和国际维和中大显神威;在国防建设和支援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建功立业...... 就我所知,1949年4月,在攻打太原的战斗中,195师585团(工程兵建筑第118团前身)3营7连进攻的方向有敌梅花形相互支援的碉堡,碉堡外还设有鹿砦和地雷区,该连2排长李恩宝(后曾任工程兵建筑第52师师长)率领全排利用夜间排雷,白天用火力看护,防止敌人再来布雷,因此进展缓慢。连里当夜召开军事民主会,经过研究,决定由李恩宝组织进行坑道作业。他带领全连同志昼夜不停地用工兵锹和工兵镐挖掘地道,同时布置兵力担任警戒。经过全连指战员的连续奋斗,一条坑道 终于抵达敌碉堡群底部。总攻发起后,一举炸掉了敌碉堡,为部队前进开辟了通道。 在抗美援朝期间的开城保卫战中,开城前线砂川河西岸的军藏山是65军195师584团(工程兵建筑第110团前身)固守的制高点,为了顶住敌人的炮击和轰炸,上级决定修筑以坑道为主体的防御阵地。但从1952年5月15日起,584团5连防守的阵地上,受到美军持续多日狂轰乱炸。班长王可明、副班长郑定富带领全班加固和扩大坑道时,为了赢得时间,他们组织三八制作业,全力掘进。一时间,铁镐小锹叮当响,坑道不断向前长。虽然大家的劲头很足,但当时构筑工事的工具很少,主要是小型工兵锹和十字镐,而军藏山是一座青石嶙峋的高山,石质非常坚硬。战士们就用这些简单工具昼夜不停地挖掘,时间不长,工兵锹竟磨成了镰刀,十字镐磨成了小锤子。尽管坑道挖掘的进度十分缓慢,有时一天只能进展几厘米,但他们还是在团工兵排长的帮助下,修建成了坚固的坑道工事,顶住了敌人疯狂的进攻。 在原陆军第83集团军某旅一营“大功三连”荣誉室的一个玻璃展柜里,一把锈迹斑斑的工兵锹静静地诉说着烽烟往事。抗美援朝期间,三连突破临津江后,一场阻击战随即打响。连队防守的高地没有任何天然屏障,易攻难守。在敌人强大的火力下,官兵们发扬敢打硬拼、不怕牺牲的战斗精神,连续11次打退数倍于我之敌。战斗到最后阶段,连队的弹药都打光了。面对突入阵地的敌人,官兵用刺刀、枪托与敌搏斗,短小精悍、刃口锋利的工兵锹也成了杀敌利器。官兵们成功完成阻击任务,激烈的战斗使工兵锹沾满鲜血,被砸出了缺口。 每当我想起这些故事,对自己拥有的这把工兵锹就更倍加爱护。虽然它没有浴血战场,但它的“兄长们”却曾经在国防施工中与工兵战友们朝夕相处,形影不离,浸透了热血青年们的汗水和血迹!尽管我每次使用时都非常小心,即便他人借用时,我再三叮嘱要注意爱护,但经过三十多年的磨砺,这把当初崭新的工兵锹的锹柄还是已经断裂,换上了新的;锹尖部分也早已不复存在,出现了半圆形的凹缺;锹体部分也由厚变薄,份量也比原来轻了些许,但是,它的钢口依然坚硬如初,使用起来仍然十分锋利顺手,常常让我爱不释手!锹变旧了,使用它的主人也变老了。


岁月蹉跎,几经风雨,和广大的工程兵战友一样,我也已从一个转业时三十三岁的青年,变成了六十五岁的花甲小老头。当初顶上茂密蓬松的黑发,许多已不辞而别;原来还算坚挺的身躯已经有些弯曲,少了些许英豪之气;踢过正步的腿脚和灵活摆动的双臂,也都变得有些僵硬。但是,我相信,战友们的一颗颗工兵心依然年轻,并且随着老年人怀旧情绪的增加,对工兵生涯的思念反倒愈加浓厚,常常让我难以忘怀!“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早已经成为人民工兵的一种精神象征,融入了我们这些老工兵的血脉,成了我们战胜困难和艰险时的精神动力。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说:“2018年,我们将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必由之路,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由之路。我们要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为 契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将改革进行到底。” 由此可见,“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精神,不但是人民工兵的精神象征,而且已经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精神象征!愿我们的社会,勇猛奋进者更多,安于现状者更少;愿我们的青少年,矢志创业者更多,不思进取者更少;愿我们的身边,弘扬正能量者更多,传播负能量者更少!愿我们的新时代,乐于奉献者更多,两耳不闻窗外事者更少!      

 

2018年1月25日  

于渭南



作者简介


张公民,1953年11月生,祖籍陕西华阴,1959年移民至陕西蒲城。大专文化,中共党员,高级政工师。1972年12月入伍,历任战士、文书、司务长、团政治处书记、指导员、组织股长。1986年12月转业至西北林业机械厂,历任党委秘书、政治处主任、市场部部长等,2013年11月退休。参加工作以来,结合本职工作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了百多万字以上的新闻稿件,主持西北林业机械厂政研会期间,编辑《思想政治工作经验汇编》、《西北林业机械厂思想政治工作论文汇编》五辑、与他人合作出版了《企业文化概论》、《企业经营论》、《企业党的建设》、等著作。2006年后在渭南华山粮食储备库和渭南市粮食行业协会担任办公室主任9年、主编渭南市粮食行业协会内部刊物《渭南粮讯》四年。发表有关粮食工作方面的报道、信息、论文、评论、杂谈和新闻报道200多篇,其中《三代人的粮食记忆》一文被收入蒲城县粮食志(1991年—2011年卷),2014年出版个人专著《笔耕秋拾》,被有关图书馆收藏。

最新情寄工兵锹—195师战斗故事可以看看这篇名叫孙东宁讲述十八勇士强度大渡河的英勇战斗故事。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情寄工兵锹—195师战斗故事

我们找到第1篇与孙东宁讲述十八勇士强度大渡河的英勇战斗故事。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孙东宁讲述十八勇士强度大渡河的英勇战斗故事。

孙东宁讲述十八勇士强度大渡河的英勇战斗故事。

《从大渡河勇士到导弹司令》一书的首发式4月23日在北京举行。我是《从大渡河勇士到导弹司令》的最早读者之一,也是十八勇士论爭的参与者之一。

周燕、东宁所著《从大渡河勇士到导弹司令》,让我对共产党人一代楷模孙继先,有了更加全面地了解和认知。十八勇士论争中,孙继先本人的始终默不认功,让我感叹不已。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语文课本里,就有记叙十八勇士事迹的课文。每每读之,心潮澎湃,激动万分。《从大渡河勇士到导弹司令》一书说:"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这篇文章仍出现在《全日制十年制中学语文教学大纲》所规定的‘读写训练要求和课文目录’中"。

是什么原因变成了十七勇士?《从大渡河勇士到导弹司令》又说:是有关部门据当年红军《战士》报和后续部队一位红军干部日记而统一改口径的。

我要补充的一点是,这个普遍性的改口,之所以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初"以后,与中国社科院历史门类最权威杂志《历史研究》有极大关系。因为1981年第1期《历史研究》刊登的《红军长征几个史实的考证》一文,从学术上给十七勇士定了案。行政推动与学术定论,"夯实"了十七勇士说。

《历史研究》的文章一发表,当时还是在校大学生的我,立即根据自己掌握的资料与之商榷,以事实和逻辑,从学术维度论定十八勇士说,并且大学毕业从事非研究性工作后仍为之争论不已。尤其2006年,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的权威军展,仍持十七勇士说,只字不提孙继先,让我再也无法平静。此时我已是新华社一家大报的总编,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发言权了。我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向新华社领导作了汇报。新华社领导尊重事实又权衡大局,最后播发了《"红军个个是勇士"——解析强渡大渡河究竟是十七勇士还是十八勇士》的电稿,首次由国家通讯社发声,动摇了板上钉钉的十七勇士说。2016年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展览,孙继先大名终于正式列原十七勇士之上。从无名到置顶,历史绕了四十年左右的大弯后重回本真,不能不让人感叹。

但这个代价没有白付。整个论争中,孙继先本人一直默不认功。用他的话说:"自己算不算勇士,没有必要争论。革命战争中无数先烈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有些同志牺牲后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我们这些幸存者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如果再去争什么勇士,就太没有意思了,我感到很羞耻!"这种武不惧战死、文不计名利的崇高品格,让我们感佩不已。所以参观军博的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展览后,我立即写下《从"十八勇士"的争定看孙继先将军品格》一文,来表达对英雄的赞叹和敬仰。

《从大渡河勇士到导弹司令》还让我们了解到,孙继先从小时候的为民除害,到宁都暴动参加红军,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从最高军事学府到到朝鲜战场,从修建导弹训练基地到国产导弹腾空,他不知道闯过了多少生死之劫和常人无法逾越的难关,他对党和人民的贡献当彪炳千秋!

在这样的英雄面前,在这样的英灵之下,我建议我们要更加实事求是地还历史以真貌。

孙继先终于列入强渡大渡河勇士,我们已经走出了最关键性的一步。但对这个史实的表述,却是那么费劲:"把当时的营长孙继先同志算进去,称‘十八勇士’也没有错""孙继先带领十七勇士强渡大渡河""十七勇士在一营营长孙继先的带领下强渡大渡河""营长孙继先率领由17名勇士组成的渡河奋勇队""强渡大渡河奋勇队"……这么拗口、这么费口舌的用意,无非是要照顾各方,显得咋说都无所谓。

这可真应了哪位哲人的话:错了的事情只须"错了"俩字就表达清楚了。但要把错了的事情不说成错,那恐怕要20字、200字、2000字都不定能说圆乎。

"十八勇士",四个字,一目了然,张口就来,早已家喻户晓,可不知为什么现在却要使用那么难以记住、口头上谁也难以说标准的长句、甚至两个分句。

《从大渡河勇士到导弹司令》中引述杨得志1991年4月给中央军委的报告说得非常清楚:"如能恢复‘十八勇士’则最好"。

我建议有关部门有关人士,以后直接使用"十八勇士",不必再绕口令似的把人给装到云里雾中。

生死劫难面前,英雄连命都不顾不要;功劳荣誉面前,将军坚持不抢不争。我们假如有点非主观故意之差,赶紧从善如流即是。因为实事求是,才是最大最好的面子。


(以上文字和图片节选自华语经纬(北京)国际文化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新华社高级记者。北京大学新传媒硕士专业兼职导师,郑州大学、北京语言大学兼职教授;曾任新华社河南分社副社长、黑龙江分社社长、《新华每日电讯》报总编辑;中国媒体品牌贡献终身成就人)